娛樂聚焦

冠狀病毒能否使遠程醫療墮胎成為新常態

特麗(Terri)最初在三月下旬意識到自己懷孕了。她正和男友在紐約州北部農村地區在家隔離,她在那裡經營房屋清潔業務。她確定在46歲時不想成為一名60歲父母的少年。“我當時想,'不,那不會發生。'”特麗說,她隻要求用她的名字來識別。她給最近的計劃生育診所打電話,該診所距離酒店有40分鐘的車程,並在一周半後接受了第一次預約。特裏說,她沒有保險,她打算到診所就診,並“屈服於他們的憐憫”。

冠狀病毒能否使遠程醫療墮胎成為新常態

但是在任命之前,她讀過有關遠程醫療流產的信息。所需要做的隻是與醫生進行電話諮詢,以確定她是否少於10週(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批準的藥物流產限製)。一旦得到證實,診所將通過郵件交付流產藥,從而允許在家進行安靜,非手術的手術。對於Terri而言,這是比可能在診所中暴露於COVID-19更好的選擇。

特裏(Terri)是全美麵臨流產護理新障礙的眾多女性之一,因為一些保守的州利用大流行來證明停止流產的合理性,將流產歸類為“非必要”。在這種新環境下,遠程醫療墮胎獲得了新的動力,醫療保健倡導者擴大了其地理覆蓋範圍並簡化了協議,以最大程度地減少親自就診。

遠程醫療流產是美國率先提出的解決方案,其目的是通過視頻會議將醫生帶入流產受限的地區,將醫生帶入診所。現在,這種做法已成為一種將提供者直接帶到患者家中而完全繞開診所的方法。


那麼它是怎樣工作的?以前,遠程醫療流產通常需要患者在最近的醫療機構進行超聲或骨盆檢查以確認懷孕。但是,為應對冠狀病毒危機,越來越多的診所提供“無測試”程序,其中患者通過電話與醫生回答一係列問題,以期確定懷孕日期。一旦確定了胎齡,由於聯邦法規要求將藥丸分配在醫生辦公室或診所中,因此患者隻需進行一次門診就可以拿起藥丸。

甚至那已經開始改變。2016年,總部位於紐約的研究和技術援助組織Gynuity Health Projects啟動了TelAbortion研究,以評估通過郵件發送墮胎藥的情況。(根據向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提交的一項研究報告,它不受臨床分配的限製。)迄今為止,Gynuity的臨床合作夥伴已在該研究正在進行的13個州郵寄了近850包藥丸。與今年前兩個月相比,在這項研究中流產的女性在3月和4月增加了一倍。

隨著州政府對墮胎準入設置更多限製,Gynuity表示正在為服務需求激增做準備。“我認為隨著事情變得越來越受限製,我們的人數將會增加,” Gynuity的負責人,該研究的共同負責人埃裏卡·鐘(Erica Chong)說。為了覆蓋遠程醫療墮胎是非法的州的患者,Gynuity的一些診所合作夥伴已經在與研究州接壤的地區投放了數字廣告,並找到了向患者服用藥丸的創新方法。例如,在參加國進行諮詢後,Gynuity的一些診所合作夥伴“已將裝有藥物的包裹發送到邊境附近的FedEx辦公室,” Chong說。“他們將為[患者]保存包裹。”

Carafem是一個生殖健康診所網絡,在佐治亞州,伊利諾伊州和馬裏蘭州提供遠程醫療墮胎服務,隨著限製措施的生效,Carafem也對其服務越來​​越感興趣。它在伊利諾伊州的診所被四麵楚歌,在該州擁有該國最嚴格的墮胎法規,在四月的前兩週,對遠程醫療程序的需求增長了50%。Carafem的首席運營官Melissa Grant說,她必須分配更多人員來接聽來自俄亥俄州,威斯康星州,印第安納州和密蘇裏州居民的電話和在線請求。


在紐約,是冠狀病毒的震中,對郵寄程序的需求急劇增加。緬因州家庭計劃(Maine Family Planning)的計劃主管莉亞·科普隆(Leah Coplon)說:“我們從紐約接到的電話數量明顯增加。”該公司僱用了在紐約獲得執照的醫生,並作為TelAbortion研究的臨床合作夥伴。“我們每天都接到電話,以前不是這種情況。”

特裏(Terri)從她在卡茨基爾斯(Catskills)的家中來到這裡。她在星期二撥打了緬因州計劃生育電話。一名工作人員確定了她參加TelAbortion研究的資格,此後她進行了入院諮詢,其中包括有關如何服用藥丸以及預期使用情況的詳細說明。然後,她通過提供處方藥的iPhone與醫生“碰麵”。這些藥在下週二到達。第二天,當我們講話時,特麗最嚴重的與墮胎有關的抽筋已經過去了,她本應在一周之內與一名護士進行虛擬隨訪。她說:“現在事情已經關閉,我無法想像要去[診所]。”

總體而言,在美國和國外的研究發現,遠程醫療流產可提高患者滿意度,並發症少,並且結果與標準流產護理相當。儘管有安全記錄,但目前有18個州禁止遠程醫療墮胎。隨著這種做法的普及,墮胎倡導者表示,他們擔心其他州可能會特別禁止遠程醫療墮胎。它還可能容易受到已經導致全國各地診所大量關閉的相同法律的影響。

恰當的例子:2月,共和黨國會參議員提出了2020年《防止遠程墮胎法》。“停止合法的遠程醫療墮胎既容易,也給診所造成了障礙,”生物倫理學家,前任總統弗朗西斯·基斯林(Frances Kissling)說。天主教徒的選擇倡導組織。“我們應該盡可能長時間地使用它,但是...如果流產的氣候保持不變,那麼它就有保質期。”

但是,其他人則對COVID-19大流行病持樂觀態度,這將對美國提供墮胎的方式產生持久的影響。“如果我們通過研究得知,存在簡化的方法來提供仍對患者同樣有效且可以接受的服務,那麼醫療過程就是這樣改變的,” Garaf Carafem說。

換句話說,現在感覺像是新常態的東西最終可能會變成常態。Terri說,保護自己免受冠狀病毒的威脅隻是遠程醫療墮胎的優勢之一。她沒有麵對經常站在診所外麵的反墮胎抗議者,並且在自己的家中舒適地進行手術時可以執行個人儀式。

她向自己的身體道歉,並承認自己所謂的“甚至開始提拔生命的錯誤”。她的男朋友坐在她旁邊。“聽起來很愚蠢,但是您有貓,床,平板電腦,因此您可以養活自己,” Terri說。“從情感上講,您也可以說什麼。”

推薦文章